武汉医院现医托 外地人挂号费是本地人3倍

Posted on 2018年7月7日Posted in 企业文化和党的管理

今年1月,电视问政曾曝光“医托”潜伏在三甲医院里为民营医院介绍病人,有关部门表示要继续开展专项整治工作。半年多过去了,“医托”是否在武汉销声匿迹呢?近日,有市民向武汉晚报投诉被“医托”忽悠到一家中医门诊部看病,花上千元买的药根本不敢吃。

蕲春的小李大学毕业后在武汉工作。上个月29日,小李妈妈因犯了偏头痛来武汉看病。临近中午,她们在同济医院的门诊大厅里排队挂号。这时,拎着检查袋的一男一女凑过来“好心”告诉她们:“某某专家的号挂满了。”见小李妈妈表现得很失望,女的当即在一旁关切地询问病情,说“这病中医治才有效果”,随后向她推荐附近的天仁中医门诊部,并举例说自己的亲戚就是在那里看好病的。听说她从蕲春来,男的还套近乎说自己是浠水的。

两人拉着小李和妈妈往外面走,还叫住一辆摩的20块钱送她们过去。小李不想坐摩的,带妈妈坐公交车到那家门诊部,没想到挂号就花了30元。小李妈妈详细地讲述自己的病情,一位姓张的中医却说“我不管你哪里痛保证能治好”,草草诊断后就开了10副中药。小李一划价,1157元,还不能刷医保卡。让小李奇怪的是,药房竟然把所有中药材都混装进一个袋子里,药剂师嘱咐她一次煎好后按每天3次用药,每次舀2勺。

回家后,小李跟男友讲起这件事,男友一听就说她遇到了“医托”。她上网搜索“武汉天仁中医门诊”,果然发现很多类似的遭遇。小李怕这些中药不靠谱,要妈妈从老家全部寄过来,可家人担心小李的安全又不让她退掉。“希望媒体曝光‘医托’,提醒更多的患者不要被忽悠了。”

昨天上午9点多,武汉晚报记者来到同济医院,门诊大楼内外都有宣传栏提醒患者谨防“医托”和小偷,时不时可见安保队巡逻的身影。在高度戒备的环境下,还是有3名形迹可疑的“患者”露出马脚。一名四五十岁的男子手提X光检查袋,却一直在自助挂号机附近晃来晃去,看到不熟悉环境的患者就凑过去。一名陪父亲来看病的小伙子险些成为目标,“医托”可能注意到有人在旁边暗暗观察,当即改变策略,教小伙子怎么在机器上挂号。等小伙子和父亲乘电梯上楼了,他还留在一楼大厅。

过了一会,又有一对中年男女开始“钓鱼”。男的穿着得体,肩上挎着小包,女的则不修边幅,两人却一起出现在一位女患者的周围,貌似在说什么。大约5分钟后,两人各自散去,记者悄悄地问这名女患者刚才发生了什么。她自称是从天门来看骨科病的,那一男一女说专家号挂满了,要她坐摩的去附近的天仁中医院看病,而且又以自家亲戚的经历来现身说法。“现在骗子太多了,我不相信他们。”

随后,记者找到大厅警务室的保安,提醒他有“医托”在拉人。保安在自助挂号机旁又发现一名中老年男子,识破他挂的是假号,勒令他马上离开医院。

昨天上午10点多,武汉晚报记者又来到位于青年路机场河的武汉天仁中医院门诊部,隔壁的安定堂是它的药房。短短一个小时,就有摩的载着七八个人来看病,他们出来时都拎着大包中药。

家住常青花园的李婆婆(化姓)也是去同济医院看颈椎病被人推荐过来的,看了3次,每次挂号10元,这次开10副中药花了1400多元。她也说不清这些药到底有没有疗效,“反正没什么害处吧”。

监利的刘爹爹(化姓)患有脑梗,儿子开车带他来同济医院看病,结果遇到一个“老乡”说专家号挂完了,还鼓吹脑梗要看中医才能治好。他们赶到天仁中医院门诊部后,挂号30元,中医说先吃几个疗程的中药试试,于是他们花了2000多元先开了半个月的中药。

难道挂号费还分本地人和外地人?记者以患者的身份进去一探究竟,没想到服务台的护士先问“住在哪里”,得知记者是本地人,告知挂号费10元。一楼三个科室里都只有一名医生坐诊,一位姓胡的中医例行询问后为记者把了把脉,然后就在病历上写下15味中药,前后只花了5分钟。记者去药房划价,7副中药竟要800多元,便以钱未带够为由离开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